TAG标签集合

鬼萝莉手机站

收藏本站:Ctrl+D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通灵警探之黄河浮尸

发布时间:2018-11-20 00:05 类别:恐怖鬼故事

   楔子

  冬季,s市湟源村。

  因为村子位于黄河旁,所以平日里大家也经常去河上补点鱼补贴补贴家用,偶尔几个运气好的还能捞点文物,一下子成个百万富翁。此刻,刘好汉正坐在船头上吸着旱烟,想着早点回家抱孙子。刘老汉美美的吐了一口烟圈,空气中的白气分不清是哈气还是烟云。忽的,船抖了一下。富有丰富捕鱼经验的刘老汉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眉毛一挑,站了起来,使劲拉起了渔网。

  渔网被一点点的拉了上来,几条鳗鱼露了出来,刘老汉的眼睛直了,这家伙可是能被称作是“软黄金”的好东西!他转过身去,使劲拉了起来,哐当,重物上船的声音。刘好汉转身一看,瞪大了眼睛,烟卷也掉了下来:水草里边的,赫然是一个尸体!

  (一)诡异案件

  我坐在办公室里,郁闷的抽着烟,原先的中华早已经换成了白将,不过不得不说,抽惯了中华后很久再抽白将这烟反而觉得不怎么难抽了。我又舒服的喷了一口烟,这时,旁边的小刘看不过去了,走过来敲了敲桌子,一脸厌恶的对我说道:“白飞,够了!这是在工作,不是在你家!把你的烟给我掐掉!”我眯着眼看着他,满心不屑,妈的,当初我还是局长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对我说话?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到这,我又抽了一口,把烟全喷他脸上了。他满脸愤怒的望了过来,此刻坐在我旁边的小胖和如霜也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他。看着我健硕的小胖,他犹豫了会,还是走了回去,嘴里低声嘟囔着。我和小胖在他身后笑的乐不可支。“行了你们两个!还不该干嘛干嘛去!”如霜把眉一横,我和小胖也不笑了,拿起眼前的文件又看了起来。还没等几分钟,桌上的电话就响了。“白飞,你跟李大壮、如霜来我办公室一趟!有新案子了。”局长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办公室里,局长灼灼的目光看着我,我感到浑身一阵不自在,心里不禁嘀咕:“这个老货不会因为外甥的死继续给我小鞋穿吧?”幸亏他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淡淡地说道:“湟源村最近打捞起了一具尸体,尸体的心脏已经不见了。初步怀疑是他杀,你们几个去看看,一定要调查出死者的身份!”出门的那瞬间,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局长嘴角带着一抹古怪的笑意,心中不由得一寒,妈的,看来这回差事,不简单啊。

  (二)黄河浮尸

  湟源村。如霜在旁边问着刘老汉事情的经过。我跟小胖则左看右看,检查者尸体。因为是冬天,尸体还没有腐烂,反倒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我蹲下身去,仔细看着死者胸前的那个伤口,从伤口不规则的形状看来,不像是利器割开的,倒像是什么东西生生用四肢挖开的!我继续向上察视着,目光在死者的脸庞上凝住了。虽然连被泡的有些浮肿,脸上也有着沙砾,碎水草,但是还是隐隐看得出来死者的嘴角有血迹。我好奇的翻开了死者的眼皮,一只血红的眼缓缓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我强忍着不适,抱过头来,果然,死者的头顶上有一个弹痕!正当我想仔细研究研究的时候,身体却瞬间僵住了:怀里的尸体,动了!

  我惊叫了一声,把怀中的尸体给推了出去,旁边的小胖赶忙把我拉了起来,退后了两步,谨慎的盯着它。尸体在地上抽搐了两下,鼻孔跟嘴里冒出了一滩水来。饶我脸皮再厚,此刻也明白了过来这正是当年警校里老师给我们讲的尸体死后自然动的反映的一种,因为时隔太久,内容也忘了个一干二净,好像是由于气压不均来。

  我老脸一红,推开了身边的小胖,如霜此刻也走了过来,满脸失望的的摇了摇头,显然刘老汉的信息并没有什么大用。刘老汉的声音此刻又响了起来:“娃们,回去吧!这黄河这么长,每年跳河自杀的人那么多,谁能知道他是谁!在我们村哪个打渔的这种事情没碰到过一回两回?我看这人生前也不像啥好人,估计是河神惩罚他呢!听大爷的劝,回去吧。说不定过两天有家属来认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我笑了笑,没有理会,转过身去对小胖和如霜说道:“别听这老东西瞎扯!这老油子估计是等着捞钱呢!”看着如霜和小胖不解的眼神,我不由得有些得意:“你们看看,这个人身上的西装,虽然说我对西装不大了解,但我认得这个牌子,这么一身估计得几万上下。还有,他的身上除了脑门上的一个弹洞和胸前的那么一个伤口,其他地方都没有,偏偏他的手腕上却有抓破的痕迹,依我看来,一定是块手表,而且价格不菲,现在去刘老汉家里应该可以找得到。””那为什么不是凶手拿掉的而是刘老汉呢?”我满意的看了一眼小胖,这货现在也有些脑子了。“你们有没有注意观察那老头的手?虽然他洗的很干净了,但是却忘了清理指甲里的肉屑!”听完这番话,如霜的脸色瞬间苍白了,显然想起了刚才一些不算好的事情。

  我继续说道:“死者手上的表没有被摘下来,这也正印证了他胸前的那个伤口。据我研究,大部分变态杀人狂实际上是为了杀人而杀人,他们不仅来自于社会底层,也可能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大学教授,或是一位富可敌国的富翁。”说到这,我叹了一口气,脑海中隐隐有了一个不算好的想法。“再加上死者的身材和手心掌纹的特征,我们基本可以断定,死者年纪在35至45岁之间,家境富裕,是一名政府官员或企业高层,死者的家应该在s市市中心。现在,迅速到这个品牌的专卖店,查询一下售货记录,我想应该很容易查到死者的身份了。”“等等,白局,前面的我倒还能理解,但是你是怎么知道死者是居住在s市的呢?”如霜怀疑的问道。 此故事来源鬼萝莉(www.52luoli.cn),想看更多无广告鬼故事,请搜索鬼萝莉鬼故事,来找到我们







下一篇:搭便车 上一篇:活埋

本站内容均为虚构,一切内容均为娱乐,请各位看官切莫当真!
我们要严格遵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抵抗一切封建迷信!引导网民健康向上的生活。

本站资源来自鬼萝莉站长网络收集,及个人投稿.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请各位遵循相关法律法规,鬼萝莉一切内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