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集合

鬼萝莉手机站

收藏本站:Ctrl+D

当前位置:主页 > 999篇鬼故事 > 厕所鬼故事 >

隐形听众

发布时间:2018-10-11 11:17 类别:厕所鬼故事

  

    怪人
    喧闹的寝室在午夜的某一个时刻突然安静了下来。
    夜很阴沉,圆月躲在一团乌云的后面,时不时露出一张挂着冷笑的脸。寝室里安静极了,只有微微的鼾声从各个床铺传来。
    白小英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张晓阳的电脑桌旁,拿起桌子上的矿泉水,咕嘟嘟喝了个底朝天。
    他刚一放下矿泉水瓶,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这件事让他的心跳禁不住加快了。
    张晓阳会不会怪他喝掉这瓶水呢?
    张晓阳并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他和白小英的关系也不错,不过,张晓阳有一个怪癖,那就是,他的东西别人最好不要碰。白小英也知道张晓阳的毛病,如果不是在深夜渴醒,寝室里只有这一瓶矿泉水,白小英说什么也不会喝。
    一想到张晓阳本来挂满微笑的脸,在发现矿泉水只剩下一个空瓶的时候变得一脸阴沉,白小英就有点儿担心。
    他悄悄拿起矿泉水瓶,来到卫生间,在瓶子里灌满了自来水,做完这件事之后,白小英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就算张晓阳觉得矿泉水的味道不对,他也一定不会深究。
    不知道睡了多久,白小英突然被一串怪声惊醒了,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到寝室中间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穿着睡衣,背对着白小英,肩膀微微抖动,嘴里“嘶嘶”作响,就像漏气的煤气罐所发出的声音。
    白小英注意到,这个人的背影像是张晓阳,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朝张晓阳的床铺看了一眼,接着,白小英全身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
    张晓阳明明就躺在床上,不止如此,寝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好好地躺在那里。
    看了一眼紧锁的寝室门,白小英缩了缩脑袋,慌忙躺下来,“吱呀”一声,他的床铺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人影猛然回头,露出了一张干瘪的灰色的脸,眼睛就像是镶在脸上的两颗鸡蛋,惨白无光。本来是嘴的部位,却是一个圆圆的大洞,两排洁白的牙齿冲着白小英散发着冰冷的光芒。
    白小英大叫了一声,呆在了那里。
    寝室中间站着的怪人,在白小英发出惊叫的一刹那消失不见了。
    室友们被惊醒了,寝室的灯被打开,一双双询问的眼睛盯着白小英。
    白小英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刚才的怪事。
    听完,张晓阳脸色变了,目光一下转向了他的电脑桌。
    “你刚才是不是喝了那里面的水?”张晓阳的声音有些颤抖。
    白小英愣愣地点了点头,他觉得,张晓阳一定知道关于那个怪人的事情,忙问:“我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张晓阳看着白小英,冷汗已经布满了他的额头:“两天后,你就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了。”
    “为什么?”
    “因为两天后,你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千尸泉
    张晓阳是旅游爱好者,他时常利用假期去一些偏远的山区,在他的旅程中,总少不了一个叫裴明明的人。
    三个月前的暑假期间,张晓阳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叫光明镇的地方,那地方山青水秀,环境优美,张晓阳就在网上发帖子,寻找一起前去的队友。
    张晓阳在业余探险界已经算是小有名气了,平时他发出帖子,很快就会有人响应,但是,这次,只有裴明明愿意和他一起去。
    光明镇坐落在群山之中,偏僻幽静,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张晓阳才知道那些队友为什么不愿意来这里。因为这里四周都是原始森林,很容易迷路,而就是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张晓阳和裴明明就迷路了。他们怎么也找不到回光明镇的路,食物和水都用完了,两人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就在张晓阳认为他们一定会死在这里的时候,一条细小的泉水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泉水是从一个山洞里流出来的。张晓阳突然闻到泉水里有一股微弱的腐臭气息,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想要阻止裴明明,可是,裴明明早已经用手捧着泉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嗓子里早已经冒烟了,张晓阳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咬了咬牙,捧起了泉水,这时,他发现泉水里有一个东西。张晓阳仔细一看,发现那竟然是一颗洁白的牙齿。

    泉水里怎么会有牙齿呢?
    水是从山洞里流出来的,难道那山洞有什么古怪?想到这里,好奇的张晓阳拉着裴明明进入了山洞。顺着泉水,他们来到了山洞的深处,当看到里面的东西,裴明明弯腰呕吐起来。
    山洞深处层层叠叠都是尸体,那些尸体的嘴巴不知道为什么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个洞,每一个洞里都流出清澈的水,那些水汇成一股“泉水”,缓缓流向了洞外。
    “矿泉水瓶里的水,不会就是那种水吧?”刚说完话,白小英“哇”地一声吐了起来。
    寝室里的空气一下变得阴冷了起来,有几个胆小的室友已经吓得把下巴缩进了被窝。

    “不久后,光明镇的人找到我们。我们身体严重缺水,在光明镇修养。裴明明喝了泉水的第二天,就发生了一件怪事,他说他总是会在夜里看到那种没有嘴的尸体在房间里游荡。同时,裴明明的嘴巴开始溃烂,而且开始发出腐烂的气味。”说到这里,张晓阳小心地瞄了白小英一眼,“无论喝多少水,他都觉得渴,而且,开始对那种泉水有了渴望。就在第二天的夜里,裴明明就去了那个山洞,他喝了很多的泉水,奇怪的是,喝了泉水之后,他的嘴巴不再腐烂。从光明镇回来的时候,裴明明用矿泉水瓶装了很多那种泉水,每隔两天,就喝上一点儿,不然的话,嘴巴又会腐烂。”
    白小英的脸色早已经变得苍白了。照张晓阳的说法,自己如果不经常喝那种泉水,嘴巴迟早会烂掉,可是,去光明镇的话,时间一定会超过两天。想到这里,白小英心头一动,忙问:“裴明明是不是还有这种泉水,你能不能帮我借点儿?”
    张晓阳摇了摇头:“这是最后一瓶了,裴明明死去之后,我就把这最后一瓶水拿回来了,想要研究一下它的成分,没想到被你喝了。”
    裴明明死了?白小英的心沉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种奇怪的跳动声。
    寝室里的每一个人都猛地打了个冷战,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卫生间紧闭的门上。

    
    偷听
    卫生间里,像有一个人在疯狂地跳动着,这跳动的声音一下下敲在白小英的心脏上。
    室友们惊呼一声,夺门而出,只有脸色煞白的白小英和张晓阳愣愣地盯着卫生间的门。
    寝室里一瞬间只剩下白小英和张晓阳两个人,走廊里开始传出室友们的惊叫声,整个宿舍楼的同学都被吵醒了。在宿舍楼回荡的嘈杂声里,张晓阳用颤抖的手拉开了卫生间的门。
    接着,张晓阳一下瞪大了眼睛,身子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他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只见他把脑袋伸到卫生间里,身子一动不动。
    在这个过程中,白小英一直瞪着卫生间发呆,看到张晓阳把脑袋伸到卫生间里,他这才回过神来。
    “张晓阳,你在干什么?”
    可是,张晓阳似乎没有听到白小英的话,还保持着刚才的姿态。
    白小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他慌忙跳下床,壮着胆子拍了拍张晓阳的肩膀。

    张晓阳的身子一动,一下回过身子,但并没有回过头来,因为,他的头已经不见了!
    白小英终于忍耐不住,跑了出去。走廊里早就站满了好奇的同学,除了白小英的室友,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晓阳留下了一个怪异的故事,然后死去了。
    卫生间里,除了张晓阳的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张晓阳的尸体被运送出去的过程中,白小英怔怔地和室友们蹲在走廊里,他们的魂魄似乎全部被吓掉了。
    “其实,我刚才就觉得张晓阳有些奇怪。”其中一个室友打破沉默,鼓起勇气说,“他在讲那个吓人的故事的时候,眼睛总是有意无意地瞟向卫生间,就像他本来就知道卫生间里有什么东西。”
    听到这句话,白小英回想了一下,的确,在讲述裴明明的故事的时候,张晓阳的表现有些怪异。
    “张晓阳给我的感觉不只是这样,”另外一个室友说,“他每讲一段,就看一下卫生间,我感觉,那个故事不是讲给我们听的。”
    白小英怔住。
    张晓阳的故事不是讲给我们听的?仔细一想,白小英的汗毛就奓起来了。
    张晓阳的故事是说给卫生间里的什么东西听的,可卫生间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白小英下意识地望着寝室的方向,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旺盛。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慌忙回头,就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人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你们是张晓阳的室友吧?”那人问。
    白小英和室友们同时点了点头。
    “我叫裴明明,是张晓阳的朋友。”
    裴明明,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危险的故事
    张晓阳说裴明明已经死了,现在,裴明明却活生生地站在了白小英的面前。
    白小英意识到,张晓阳说谎了,可是,张晓阳为什么要说谎呢?
    宿舍楼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白小英他们也不敢再在这里待了。裴明明带着他们来到了学校外面的一栋废弃的大楼里,仔细询问了张晓阳死亡的经过。
    听着听着,裴明明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冷笑。
    “张晓阳为什么说你已经死了?”说完事情的经过,白小英忍不住这样问道。
    “张晓阳的故事其实还没有讲完,讲完的话,你们几个都会没命!”
    裴明明讲述了另外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同样发生在光明镇:
    暑假期间,张晓阳找到了裴明明,说是带他去一个有趣的地方,裴明明欣然同意。
    这个地方,就是距离光明镇不远的一个山洞。山洞很小,只容得下两个人,两人挤在山洞里,一直到了深夜,裴明明还是感觉不到这山洞究竟有什么趣。

    在深夜的某个时刻,张晓阳突然神秘地一笑,讲述了一个故事:“深山里,一个叫张晓阳和一个叫裴明明的人迷路了,他们躲在一个山洞里,就在这个时候……”
    “你究竟在搞什么?”当时,裴明明疑惑地问。
    张晓阳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就在这个时候,裴明明问张晓阳:‘你究竟在搞什么鬼?’他的话刚一说完,山洞外面突然跑进来一具无嘴尸体,那具尸体背上裴明明一路狂奔,把裴明明扔在了光明镇的大街上。”
    张晓阳讲完“故事”,就不再说话了,没过多久,山洞外面人影一闪,裴明明就看到一具没有嘴巴的尸体冲进了山洞。不等裴明明有任何反应,这具尸体就背上裴明明拔腿狂奔,裴明明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果然被丢在了光明镇的大街上。
    张晓阳所讲的故事成真了!
    张晓阳尾随着尸体出现在了裴明明的面前,他告诉裴明明,这就是那个山洞最有趣的地方:只要讲述一个故事,无嘴尸体就会让这个故事成真。这具无嘴尸体生前是明朝的一个说书艺人,后来因说禁书被害,死后冤魂不息,在光明镇附近游荡。遇到它的人,必定要听它讲一段故事,如果不听,就会被它杀害。
    后来,一个道士把它的嘴巴和舌头剜掉,怕它继续出来吓人。谁知道,弄巧成拙,它的确不能再讲故事了,却开始把偷听到的故事变成现实,继续自己的“说”故事事业。
    说到这里,张晓阳说:“据说,在光明镇,有一个女人骗她的儿子说:‘别哭了,再哭,狼就把你给叼走了。’她儿子继续大哭,不久之后,一条没有嘴巴的狼冲了进来,把她的儿子给叼走了。”
    裴明明讲述到这里的时候,白小英才恍然大悟,他在寝室看到的那个怪人,就是无嘴人,寝室的灯亮起来的时候,无嘴人躲进了卫生间,而张晓阳明显知道无嘴人在卫生间里。
    张晓阳讲给无嘴人的故事,难道是想要害死裴明明?白小英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裴明明摇了摇头:“他不是要害死我,而是想害更多的人。你们就是这个阴谋的陪葬品!”

    
    与虚构
    尸体嘴里流出怪异的泉水,喝了这些泉水的人,每隔两天就得喝一次这种水,不然的话,嘴巴就会腐烂……
    白小英一下瞪大了眼睛,猛然醒悟:张晓阳讲那个故事的目的不是害死裴明明,而是想借助无嘴人凭空创造出这样一种古怪的泉水。喝了这种泉水的人,就摆脱不了对它的依赖,张晓阳的险恶用心不难猜出。
    “张晓阳觉得这是一条发财的路子,跟我商量了很多次,我没有同意,我们两个就闹僵了。张晓阳说给你们听的故事幸好没有讲完,如果让他讲完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你们仔细想想,故事里的山洞中的尸体,要从哪里来?”说完,裴明明微笑着看着白小英。
    仔细一想,白小英的心乱跳了起来。
    张晓阳既然让白小英和室友们听他讲给无嘴人的故事,又说裴明明死了,显然是想要让他们和裴明明成为那山洞里层层叠叠的尸体的一部分。
    白小英突然想到了什么,害怕地看了裴明明一眼,说:“你怕张晓阳害人,所以事先讲了个张晓阳的人头被摘掉的故事给无嘴尸体听?”
    “我怎么会害他呢?”裴明明摇了摇头,“说实话,我很怕那个无嘴尸体,所以,从来没有讲过故事给它听。”

    白小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在这所学校,知道无嘴人存在的人只有张晓阳和裴明明两个人,如果不是裴明明借无嘴人的手害死了张晓阳,那害死张晓阳的人又是谁呢?
    百思不得其解,恐惧之余,白小英的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个想法让他的心再次狂跳起来。
    他抬起头来,发现裴明明正冲着他意味深长地笑着……
    学校的寝室已经不能待了,他们住在了学校外面的一家旅馆。白小英怎么也睡不着,他不时看向卫生间的门,反倒希望里面传来无嘴人跳动的声音。
    卫生间里真的传来了跳动的声音!
    白小英看了看裴明明和室友们,发现他们已经睡熟了。他压抑着心中的恐惧,缓缓把嘴凑近卫生间的门,悄悄说着:“一个星期后,白小英来到光明镇,发现了一种泉水……”

    一个星期后,白小英来到光明镇,发现了一股从山洞里流淌出来的泉水,泉水散发着一股腐臭的味道。白小英欣喜若狂:看来,裴明明说的没有错,只要向无嘴人讲述一个故事,无嘴人就会让这个故事成真。
    白小英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空矿泉水瓶,装了十几瓶水,接着,好奇的白小英忽然很想看看山洞里干尸层叠的情景。
    他走进山洞,冷汗一下淌满了额头。
    山洞里根本没有什么尸体,只有一个脸上带着微笑的活人,这个人就是裴明明。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小英感觉嗓子发干。
    “只需要一个故事,就能凭空造出可怕的泉水,这种事,别说是无嘴人了,就连神仙也办不到。也就是说,你给了无嘴人一个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裴明明露出一个怜悯的表情,“张晓阳也是因为这样做,才落得那样一个下场。真实的故事和虚构的故事有一个区别,那就是,真实的故事是先发生,才会被讲述,而虚构的故事,只需要讲述就行了。无嘴人既然没有能力让你的故事成为现实,那只好让这个故事变成虚构的。”
    变成虚构的?它本来就是虚构的!白小英一时不能明白裴明明的话,但是,上,他就知道了裴明明的意思。
    白小英一下瞪大了眼睛,与此同时,他的身后响起了跳动的声音……

    
    结局
    白小英的寝室里,室友们神情肃穆,听着裴明明讲述白小英的“真实故事”。
    “白小英重蹈覆辙,想靠无嘴人创造那种可怕的泉水赚钱,他按照张晓阳的故事,给无嘴人讲述了一个关于那种泉水的故事。结果,无嘴人杀掉了他。”
    真实的故事,先发生,才会被讲述。裴明明讲述的故事,是真实的。

    白小英这一死,讲给无嘴人的故事,就可虚可实了。
    寝室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裴明明站起来,正要离开,其中一个室友叫住了他。
    “如果你早些提醒白小英,他就不会像张晓阳那样去冒险。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山洞里?”
    “故事需要人来讲述。你们没有发现吗,每一段故事都是由我来讲述的,只有成为无嘴人的‘嘴’,才是最安全的。所以,我是一个永远身在故事之外的人。”裴明明诡异地笑了。
    他突然伸出手指,指向了寝室里的所有人:“而你们的故事,马上就要开始了!”

     此故事来源鬼萝莉(www.52luoli.cn),想看更多无广告鬼故事,请搜索鬼萝莉鬼故事,来找到我们







    下一篇:隔壁的漂亮女人 上一篇:午夜洗头人

    本站内容均为虚构,一切内容均为娱乐,请各位看官切莫当真!
    我们要严格遵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抵抗一切封建迷信!引导网民健康向上的生活。

    本站资源来自鬼萝莉站长网络收集,及个人投稿.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请各位遵循相关法律法规,鬼萝莉一切内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