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集合

鬼萝莉手机站

收藏本站:Ctrl+D

当前位置:主页 > 999篇鬼故事 > 厕所鬼故事 >

午夜洗头人

发布时间:2018-10-11 11:17 类别:厕所鬼故事

  

    洗头
    半夜,林远东去上。快走到洗手间时,他听到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还伴随着奇怪的说话声:“用力,用力,再用力……”
    林远东感到很奇怪,不由得放轻了脚步。
    他没有直接进洗手间,而是停在门外,偷偷地打开门向里面看去。当他看清里面的情景时,却差点儿惊呼出声。
    洗手间里惨白的灯光下,一个只穿着背心、裤头的人正站在洗手池前,他的手里抱着一颗人头,正在洗刷。那人没有脑袋,手里捧着的似乎就是他的脑袋,而那没有身体的脑袋正在不停地说:“用力,用力……”

    因为有无头人的手遮挡,林远东没有看到那颗人头的脸,但看无头人的背心、裤头和身材,感觉很像自己的室友史衣扬。林远东强忍住恐惧,悄悄地远离了洗手间。
    回到寝室,林远东发现史衣扬的床铺果然是空的。
    他忙不迭地拍醒了另外两个室友,慌乱地告诉他们自己看到了什么。但睡意蒙眬的两个室友还没有听清,寝室门就“咯吱”一声被推开,史衣扬走了进来。
    林远东瞬间吓得语结,恐惧地看着史衣扬,此地无银地掩饰道:“那个,我、我只是做了个梦,想告诉他们……”
    史衣扬诧异地看看他,失笑道:“那你就告诉他们吧,也不用向我汇报啊。”说完他就爬上床,钻进了被窝。
    这时,钱小宇忽然说:“林子,你刚刚说大史在洗自己的脑袋?”
    林远东憋着的那泡尿差点儿尿出来,一边赶紧否认,一边用力地捂住了钱小宇的嘴:“你别胡说!”
    钱小宇被他弄得很疼,“呜呜”直叫。
    这时史衣扬闭着眼睛,梦呓一般说话了:“用力,用力……”

    
    密集
    第二天,林远东拉着钱小宇和另一个室友朱葛避开史衣扬,郑重地对他们说了昨晚自己看到的恐怖情景。朱葛不以为然地说:“昨晚你是噩梦未醒,怎么现在天都大亮了,你还在说梦话?”
    “我说的是真的!”林远东捧住朱葛的胖脸喊道,“骗你们我不得好死!”
    说完这句话,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想道:自己看到了史衣扬的秘密,也许真的会不得好死。
    看他恐惧的样子,钱小宇有点儿相信了:“你是说大史变成了?”
    “嗯嗯。”林远东使劲儿地点着头。book.鬼小说大全
    朱葛拨开他的手,嗤笑道:“你们怎么跟女生似的?切,我可不听你们扯这套了。”
    说完,朱葛转身走了。林远东还想叫住他,钱小宇却拦住了他。
    “干吗非要让这只肥猪相信你?我相信你,咱们俩站在一起就行了,他这么牛,就让他一边去吧。”钱小宇看着朱葛的背影,语气不善地说道。
    之后,一整天林远东都和钱小宇在一起,研究史衣扬的事。他们猜测史衣扬为什么会变成鬼,以及史衣扬可能会对他们做什么事。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林远东和钱小宇回到寝室,发现朱葛还没有回来。他们这才意识到,已经一天没有看到朱葛了。
    史衣扬在寝室里看着书,林远东和钱小宇不敢对话,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先后离开了寝室。
    “你说朱葛会不会被大史弄死了啊?”钱小宇问林远东。
    “我觉得……不太可能吧?”林远东战战兢兢地说,“他也没得罪大史,大史平时人也很好。”
    “唉,总之身边有个鬼就像是埋了一颗定时炸弹,我们要想办法拆除这颗炸弹。”钱小宇皱着眉头说道。
    “你想干什么?”林远东一惊。
    “我……”钱小宇刚想回答,却顿住了,眼神惊恐地看向了林远东的身后。

    此时两个人是站在宿舍楼走廊的拐角处,林远东被钱小宇的眼神弄得有点儿不自然。回头看去,见一个胖乎乎的人正从走廊另一边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正是失踪了一天的朱葛。
    朱葛走路的样子有些诡异,灯光照着,他平时白白胖胖的脸竟然呈现出了一种暗绿色。本来朱葛距离林、钱二人还很远,但是当林远东看到他的一瞬,时间似乎被什么东西切走了一块儿,他一闪就到了林、钱二人的眼前。
    这一下,林远东和钱小宇彻底看清了他的样子:他走路之所以怪异,是因为他的身体被拦腰切断了。鲜血浸透了他的衣服,上半身和下半身错开足有十公分;他的脸之所以呈现出一种暗绿色,是因为他的脸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空洞,灯光照进去,不知怎么就映出了绿色。
    “嘿嘿……”在林远东和钱小宇惊恐的注视中,朱葛突然笑了起来。他一笑,满脸的空洞都变成了一张张小嘴,跟着一起“笑”了起来。那些小嘴上下翕动着,流出浓浓的黏液。
    林远东惊叫一声,转身欲逃。他忘了身后还有钱小宇,一下子和钱小宇撞了个满怀,两个人“骨碌碌”一起滚下了楼梯。
    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朱葛的身体已经断裂开来,也顺楼梯上滚下来。下半身撞到了林远东,上半身则拥抱住了钱小宇。
    “嘿嘿……”朱葛的笑声依然没有停止。

    
    门外的人影
    林远东和钱小宇逃了出来,狼狈地跑出学校,来到了一家小旅馆里。
    旅馆房间的洗手间里有热水器,他们一起挤进去冲洗身上的血和黏液,一边洗,一边研究。
    “你看,我就说朱葛被大史害了吧!”因为流水声,钱小宇的声音很大。
    “可是朱葛也没得罪他,大史为什么先杀死了他呢?”林远东还是不解。
    “你说‘先’,难道你还盼着他也杀死我们吗?”钱小宇对林远东有不吉利嫌疑的话很是排斥。
    “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先下手为强,大史不能留着!”钱小宇恶狠狠地说。

    “呵呵……”
    林远东还没有接话,洗手间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阴冷的笑声。
    林远东和钱小宇顿时僵住了身子。
    “谁?”钱小宇大声问道。
    外面的人没有回答,依旧“呵呵”地笑着,听声音似乎是史衣扬。
    钱小宇停了水,笑声更清晰了。
    “大史,是你吗?你别误会,我、我们可不敢害你,你千万不要害我们!”钱小宇快要哭了。
    外面的人依旧只是笑,根本不回答。战战兢兢不敢出去的两个人透过毛玻璃,可以看到笑声主人黑乎乎的影子就站在洗手间门口,随时都可能进来。
    钱小宇和林远东只剩下了哀求,但外面的人不回应,他们只能是越求越怕。最后,两个人瘫软在洗手间里哭了起来,外面的人依旧笑着,不进来,也不离开。
    就这样,钱小宇和林远东在洗手间里光着身子蹲了一夜。天亮了,外面的人影终于消失了。
    一晚上的惊吓,林远东身子都麻了。他费了好大劲儿才站起来,却被钱小宇忽然推了一把,踉跄着窜出了洗手间。
    林远东狠狠地撞开玻璃门,又撞到了对面的墙上。他惊叫着四下张望,好在没有看到史衣扬。
    “你干什么?”林远东恼怒地问。
    “没什么,紧张了一晚,开个玩笑放松一下。”钱小宇一边在洗手间里探头探脑地观望,一边假笑着说。
    林远东懒得理他,赶紧找自己的衣服穿上,钱小宇也走出来穿上了衣服。

    
    史衣扬的问题
    林远东并不傻,他很清楚钱小宇推自己那一下,其实是为了拿自己当问路石。他觉得钱小宇根本不是一个可靠的盟友,思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
    林远东直接找到了史衣扬,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碰巧看到了史衣扬“洗头”的事。表明自己知道史衣扬是鬼,但绝不会做任何对史衣扬不利的事,求他不要害死自己。
    林远东想,史衣扬平时和大家关系都不错,人也很好,就算现在是鬼,也许还保留着一丝人心。如果自己主动示好,请求他,他也许就不会杀死自己了。

    听了林远东的话,史衣扬有些沉重地笑了,然后对林远东说了一件可怕的事。
    史衣扬说:“我并不是鬼,但是我被鬼占了身子。身子白天归我,晚上则归它使用。你还记得我那次向许婉表白的事吗?她当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了我,我一时想不开,跑去跳楼,结果没死成,却被一个鬼占了身子。那个鬼也是因为被喜欢的女孩羞辱后而自杀的,自杀后它后悔莫及,就化成了鬼,专门占据和它一样的男生的身体,去残害羞辱男生的女孩。你看到我摘下自己的脑袋去洗,其实是因为那个鬼不适应我的身体,才支配着我那么做的。”
    林远东听后大吃一惊:“难道许婉并不是真的退学,而是被你害死了?”
    许婉是他们班的班花,很骄傲,却有很多男生喜欢,甚至连老实的史衣扬都忍不住向她表白。只是,史衣扬在耗尽所有勇气设计的表白仪式上,却遭到了许婉恶毒的羞辱。那件事之后不久,许婉就退学了。现在看来,她恐怕根本就不是退学了。
    “是的,她没有退学,但也没有死。”史衣扬有些黯然地说道。
    “那她在哪里?”林远东追问。
    “我带你去看看她吧。”史衣扬站了起来,说道。

    
    许婉
    一段时间不见,再见到许婉,林远东几乎认不出她了。
    许婉被史衣扬关在距离学校不远的一户民居的地下室里,恶鬼折磨她的方式是往她蜷缩的身上涂抹肉泥,涂上一层,干了之后又是一层。如今不知道涂了多少层,她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肉球,在地上滚来滚去,只有脸露在外面。她的神情呆滞,眼神惊恐,好像已经崩溃很久了。
    尽管对许婉的骄傲不以为然,但看到她的样子,林远东还是生出了无限同情。他试探着问史衣扬:“大史,她毕竟是你喜欢过的女生,你就不能放了她吗?”
    “这不是我做的,我说了,我也被鬼控制着。”史衣扬黯然说道。
    林远东又问:“对了,那个恶鬼为什么要害死朱葛呢,它会不会也利用你杀死我或者钱小宇?”

    “朱葛的死是因为他冒犯了鬼。他并不相信你的话,就跑来找我,当着我的面说世界上就算有鬼,也会怕他‘胖大爷’,所以鬼就处罚了他。”史衣扬说,“至于你和钱小宇,那个鬼驱使我警告了你们,却没有杀你们。所以只要你们不多事,我想它应该不会杀你们的。”
    听到自己生命无忧,林远东稍稍安心了一些。这时,许婉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听着她的呻吟,史衣扬也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林远东心头一软,下意识地问:“我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呢?”
    史衣扬立刻问:“你愿意帮我们?”
    “我、我也只是说说,我能帮什么呢?”
    “你可以帮很多的!”史衣扬激动了起来。
    林远东悔之晚矣,只好问:“你想要我怎么做?”
    史衣扬定了定神,郑重地说:“你知道的,我的身体白天归我,夜晚归那个鬼,所以每天日落时就是那个鬼和我的魂交接我身体的时候。那个时候它最弱,你只要帮我在我们交接的图书馆天台上摆一个锁魂阵,在那个时候把我拉进阵里去,就能杀死它了。”
    林远东眉头紧锁,不知是不是该答应下来。而史衣扬已经拉着他详细地告诉他该如何摆阵,写清了需要的工具,画了阵法图纸,并给了他一种为防万一保护自身的咒符。
    林远东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这件事。

    
    锁魂阵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准备了一天的林远东看着太阳染红了西边的天空,心里正在做最后的挣扎。突然,他感觉到后脑传来一阵剧痛,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将林远东打晕的人是钱小宇。
    钱小宇经过昨晚一整夜的惊吓,已经草木皆兵,看到林远东故意摆脱自己,他就产生了怀疑。他偷偷地跟踪了林远东,听到了林远东和史衣扬的对话,也看到了地下室里的许婉,还知道了史衣扬和林远东的“杀鬼计划”。
    钱小宇动了小心眼儿,他想:史衣扬既然已经和鬼“合作”了那么久,就算是他身体里的鬼被杀死,他自己本人也有了些鬼的能力。自己已经得罪了林远东,如果让林远东成了史衣扬的恩人,只怕林远东早晚会利用史衣扬的能力报复自己,所以他决定夺过林远东这个讨好史衣扬的机会。打晕了林远东后,他从林远东的身上掏出护身符,纸贴到了自己身上。随后,他拿着林远东准备的工具和锁魂阵的图纸,跑到了图书馆的天台之上。
    钱小宇很快就摆好了阵法,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史衣扬却没有出现。

    钱小宇焦急而忐忑地等待着,直到天都黑了下来,史衣扬才出现,而且带着已经变成肉球的许婉。
    顾不得害怕造型恐怖的许婉,钱小宇赔着笑脸跑到了史衣扬的面前。
    “林远东那小子不仗义,虽然对你满口答应,但实际上根本没打算帮你。幸好他对我说了你们的事,所以我打晕了他,跑来帮你摆了这个阵法。”
    看到等待自己的人是钱小宇,史衣扬微微有些皱眉,但是听了钱小宇的话,他露出了笑容:“好,谢谢你,小宇。时间不多了,你现在把我们都拉到阵里去吧。”
    “什么?”钱小宇一惊,“许婉也要拉进去?”
    “是的。”史衣扬脸色一沉。
    偷眼看看可怖的许婉,钱小宇实在有些胆怯。但事已至此,他不敢不听史衣扬的话,只好硬着头皮去拉住许婉,又拉住史衣扬的手,把他们都拉到了阵法里。
    一阵阴风骤然刮过,天台上响起了可怕的呜咽声。钱小宇浑身颤抖不已,忽然,他看到史衣扬和许婉都得意地笑了起来。
    随着史衣扬和许婉的笑声,他们的身体泛起了一阵阵黑烟。钱小宇大惊失色,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事情。但他已经来不及后悔,只见四条黑影从肉球许婉的身体里飞了出来,一条黑影从史衣扬的身体里飞了出来,汇聚在一起,向他冲了过来。
    钱小宇想跑但已经晚了,那五条黑影转瞬之间已经抓住了他。它们撕扯着他的身体,争先恐后地钻了进去。
    钱小宇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身体开始膨胀起来。不多时,他的衣服全部被撑裂,皮肤也开始被撑裂,鲜血渗出来染红了他的身体。接着,他的骨骼碎裂,一截截扎出了他的身体。
    “这……为什么……”钱小宇还没死,挣扎着说道。
    史衣扬拉着基本恢复了人形的许婉,走到了他的面前。

    
    真相
    “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并不是被鬼控制了。小婉为了追求美貌,冒险使用了五鬼驻容之术,却遭到了五鬼反噬。我为了救她,把其中的一个鬼魂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因为我的能力也不强,连一个鬼魂都控制得很勉强,时不时还会被鬼反制,于是我只好试图寻找别的办法把我们身体里的五鬼引出来。我和五鬼达成了协议,给它们找一具更适宜的身体。选来选去,我选中了林远东,便故意给他看到‘我摘下自己的头来清洗’这一幕,故意杀死朱葛惊吓你们之后又放过你们,就是料定在这个过程里,自私的你不会被林远东视为盟友。而一向表现和善的我则会让林远东产生可以尝试请求的心理,那我就可以骗他在自己身上贴上献身符,设下祭魂阵,替我们做五鬼的居所了。只是我没有料到,你却多事地跑来代替了他,看来他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史衣扬得意地说完,拉着终于属于他了的许婉的手扬长而去。钱小宇悲哀地叫着,身体更加膨胀,最后连眼球都胀得飞了出来。最后,五鬼托着他,纵身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走在楼梯上,史衣扬诧异地问许婉:“你说,五鬼既然已经进入了钱小宇的身,为什么还不安生呢?它们闹得这么欢,不会是不适应吧?看来我们还要做另一手准备。”

    “你们不用做准备了,我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了死路。”突然,林远东的声音从楼梯转角处传来。
    史衣扬惊讶地看到林远东就站在拐角处,一脸阴鸷地看着自己。
    “你刚刚说什么?”鬼大爷。
    “我说我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了死路!”林远东重申一遍,然后说,“你一定想不到,钱小宇从我身上抢走的根本就不是你给我的献身符,而是我替换过的御魂符。你想骗我是吗?但现在你和那五鬼都上了我的当,它们已经成了我的武器。”
    “怎么可能?”史衣扬根本不信。
    林远东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傻,其实我并不傻。是的,我完全是按照你算计好的路在走,但你露出了一个破绽,从而让我对你产生了怀疑。”

    “什么破绽?”
    “你对我说,朱葛是跑到你面前说鬼会怕他那个胖大爷,所以得罪了鬼才被杀死的。但我对他说了你的事,他不屑地离开我和钱小宇的时候是白天,他不可能等到天黑再跑去找你说。而按你的说法,白天的时候鬼并不在你身体里,他怎么会得罪鬼?而退一步说,白天鬼可以听到他的话,那么你又怎么敢直截了当地在白天和我定什么‘杀鬼计划’?这个矛盾暴露了你,所以我不得不防了你一手。离开你之后我上网查了很久,果然发现了你给我的符纸的真相,并找到另一种符纸替代了它。”
    “你果然很聪明。”史衣扬脸色大变,却强装镇定地说,“好吧,我承认我骗了你,但现在你也没受伤害,钱小宇却因为自私替了你去死,事情到这里就让它结束吧!”
    林远东又是一声冷笑:“你忘了我刚刚已经听到你们的对话了吗,你以为我还会给你们谋算我的机会吗?”
    他眼中射出的自信而森冷的光让史衣扬和许婉都害怕了。
    “你要干什么?”史衣扬嘎声问道。
    林远东没有回答,而是侧身让开了一条路。史衣扬和许婉惊恐地看到,一个撕裂成五个身体、狰狞的脸依旧是钱小宇的怪物从林远东的身后爬了上来。
    钱小宇失去了眼球,血淋淋的眼窝里射出了森冷的杀意。史衣扬和许婉知道,他们无路可逃了。

     此故事来源鬼萝莉(www.52luoli.cn),想看更多无广告鬼故事,请搜索鬼萝莉鬼故事,来找到我们







    下一篇:隐形听众 上一篇:校园灵异之校厕

    本站内容均为虚构,一切内容均为娱乐,请各位看官切莫当真!
    我们要严格遵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抵抗一切封建迷信!引导网民健康向上的生活。

    本站资源来自鬼萝莉站长网络收集,及个人投稿.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请各位遵循相关法律法规,鬼萝莉一切内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