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集合

鬼萝莉手机站

收藏本站:Ctrl+D

当前位置:主页 > 999篇鬼故事 > 厕所鬼故事 >

弑窥犯

发布时间:2018-10-11 11:17 类别:厕所鬼故事

  

    一、自杀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佐古的生活就被卷进了一团混沌诡谲的怪圈中。
    几个月前,他搬去了一所大学附近的出租房里。柴非是那所大学的学生,他们在校门口认识。后来,两个人成了朋友。柴非一直以为佐古是校友,事实上他并不是,他也从来没有解释过。
    有一次,柴非突然问了佐古一个古怪的问题:“你有没有去过女厕啊,就是学校底楼的那一间?”
    “啊?”佐古感到奇怪极了,连忙回他,“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谁会偷偷摸摸溜进去女厕?”
    “噢,你可能不知道。”柴非跟他解释,“那间女厕可不得了。”
    “什么意思?”
    “你见过写满了字的厕所门吗?”
    “写过几行字的见过,写满字的门倒是没有见过。”佐古回道,柴非的话让他感到茫然。
    “底楼的那间厕所就是,最后一间从外到里都写满了字。”
    “你到底想说什么?”佐古觉得很纳闷。
    “听我说,”柴非的表情很认真,“被画得乱七八糟的,只有最后一间厕所门。”
    “你真了解,难道你偷偷溜进去过?”佐古同柴非开起了玩笑,但是柴非的脸却因为这句话突然变了颜色。
    佐古觉得,也许他真的说错了话,于是上换了套说法:“你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有人看见厕所的最后一间被人画花了,于是一些女生就想不如自己也这么干一下吧。反正若是真的追究起来,也找不到是谁弄的,在那里写字的人多的是,不是吗?”
    柴非点了点头,继续说:“听说,那些字阴晦得很。”
    阴晦?佐古看了柴非一眼。
    之后,柴非问他知不知道一年级英语系有名叫尹宣的女生。佐古当然不知道,他支吾了半天,幸亏柴非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
    柴非同他说起,当初第一个在厕所门上写字的人就是尹宣,但这个女生几星期前在厕所里自杀了。临,她在厕所门上写满了两个字——自杀。
    二、再现
    屋外打了一个响雷,台灯投出的微弱光芒瞬间颤晃起来。佐古坐在写字桌前拿着笔,在面前的纸上写下了几个字:尹宣,自杀。

    尹宣死亡的模样太过诡异了,以至于事发第二天尸体在厕所里被人发现时,很快震惊了整个学校。
    尹宣的死,同那扇女厕门有关。
    尹宣是第一个在门上写字的人。当时见过那些字的女生透露,尹宣在门扉上写了她可能被一个偷窥狂跟踪的事,或许是为了发泄恐慌心情,她才在门扉上留下了这些字。
    但不久,她的字迹被同班的同学认了出来。由于尹宣在学校是个毫不起眼的人,因此流言越传越离谱,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尹宣的妄想。
    之后,一些好事的女生专门挑最后一间女厕,在门扉上留下侮辱和嘲讽尹宣的话语。
    最终,尹宣的内心不堪重负。她自杀的那一晚,把整扇门都写满了字。那些留在门板上狰狞、尖锐、扭曲的“自杀”,仿佛成了最阴冷的怨恨和诅咒。
    佐古回想起了柴非告诉他的关于尹宣自杀的细节。
    “尹宣用刀子刺破了大腿动脉,就在血开始汩汩涌出的时候,她将一条腿伸进了便池里,血一直顺着便池流进了下水道。第二天一早被人发现的时候,她的腿已经僵硬泛紫……还有,整个厕间散满了被血染红的卫生纸……”
    “别说了,柴非。”佐古极度排斥听到这些,甚至想用手堵住柴非那张嘴。
    “更可怕的是……在尹宣死掉后的第二天,有人又见到了她。”柴非睁大了眼睛,“就在那最后一间女厕里。”
    佐古只觉得背脊爬过了什么东西般,让他感到毛骨悚然。“发生了什么事?”他战栗着问柴非。
    柴非的眼神透着恐惧:“有个女生上厕所忘记带卫生纸了,就在她苦恼着准备问门外同她一起来的朋友要纸的时候……”

    “什么?”佐古的神经绷紧了。
    “底下半虚的门缝里突然塞了一张卫生纸进来。”
    “在开玩笑吧。”佐古不是不想相信,他是害怕去相信,“说不定是她朋友的恶作剧?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不,绝对不是恶作剧。蹲在厕所里的那个女生,看见塞给她卫生纸的人是尹宣。”
    “你是说,她……看到了……”
    柴非神情僵硬地点了点头:“那个女生以前见过尹宣几次,她知道尹宣的长相。准确来说,那天她在底下的门缝里,看到的是尹宣的下巴,她黑色的长发拖到了地上。尹宣给她递完卫生纸后,好像还将头凑到了门缝前……”
    “啊!”佐古发出了一声惊呼,开始想象起在深夜昏暗的厕所下面,突然露出一双阴森森的眼睛,“那个女生肯定吓坏了吧?”
    “没……”柴非摇了摇头,“那个人当时还不知道尹宣已经死了。好像那晚她刚回校,所以不知道那件事的细节。在她接过手纸的时候,还对门缝外边的尹宣笑着说了声‘谢谢’。”
    佐古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么事后呢?”
    “据说,那个女生上完厕所出来后看见朋友在外面,当时还抱怨:‘我怎么叫了你半天你都没反应?幸亏尹宣给我拿来了卫生纸,不然我可怎么办?’然而,她朋友却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说:‘你有叫过我吗,我怎么没听到?这里没有人进去过啊,况且,尹宣昨晚就已经自杀死了啊……’”
    “那个女生大概要疯了。”听到这里,佐古说了一句,“真是件阴晦的事……”
    “何止阴晦,听说,那个女生后来也死了。”
    “什么!”柴非的话来得非常突然,令佐古感到震惊。
    “是意外,在回校的途中被一辆卡车碾死的。那件事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了,真是惨不忍睹……”
    “好像怪谈一样……”佐古说,“传言在一件事情上扩大,紧接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只会越来越惊悚离奇……但是后来那个女生的事情,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本来也不知道的,佐古。”
    “那……”
    “后来,因为某件事去查的,毕竟这种事,女生们都闭口不提。”
    “为了什么事?”
    “唔……没什么。”柴非犹豫着,对佐古摆了摆手,“总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三、偷窥狂
    再次想起柴非那时的脸,佐古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感触了。颤栗与困惑,全都一涌而来。
    他常想,如果那天他能察觉到柴非眼睛里那一丝一毫的恐惧,恐怕都比现在要来得好。
    他揣测,柴非当时对他提起厕所的原由,除了是真的想找一个人倾诉以外,很可能柴非当时遇到了什么事。
    有一次,柴非无意中跟他提起,有一个男人常年冒充女人在深夜混进女厕里,那男人是个偷窥狂,柴非不止一次见过他。
    柴非的这个发现让佐古震惊,他追问柴非有没有见到那个男人的脸,柴非说自己没看清楚。
    事情开始变得更加复杂和奇怪了,一间女生自杀的女厕,一个在厕所里遇到的女学生,以及在那间厕所里常年混着一个异装的偷窥狂……这些线索让佐古感到战栗不安。
    然而比起这些,佐古虎现了一个更加惊悚的疑点,柴非是怎么发现这些的?他是怎么在无数个深夜发现那里混着一个偷窥狂的?
    柴非的心里一定藏着什么秘密,佐古想。秘密……佐古的心里一直念着这两个字。
    “如果你有秘密想告诉别人,而且不用担心别人发现不了,你会用什么办法?”佐古问柴非。
    柴非伸手甩了甩手里的一卷卫生纸,“写在这上面,怎么样?”柴非开玩笑般地笑了起来,“人人都要用纸的嘛。”但这句话刚一说完,他好像有点后悔了。
    佐古观察到了柴非脸上的细微变化,他觉得这一点也不好笑,但这确实很像是柴非会干出来的事。
    佐古一直盯着柴非手里的卫生纸,他知道有什么东西突然让他感到害怕了起来。那天,他偷偷把柴非的那卷卫生纸带回了家。他看着卫生纸,撕下了几张,但是,上面什么也没有。

    后来,隔了一天,柴非突然失踪了……
    四、失踪
    柴非一宿未归后,就没了踪影。
    佐古问过他的同学,对方都说不知道,柴非一直没有回来过。
    那时正值中午,佐古神情茫然地走在学校里,他的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你找柴非?”叫住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教师模样的女人。
    “是的,你知道?”佐古立刻问对方。
    “柴非被送去了警局,怎么,你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柴非怎么会被送去警局?”对方的话让佐古更加茫然。
    之后,两人走到了学校正中央的一块大草坪上。那个女人看了佐古很久,才慢慢说道:“柴非昨晚半夜偷窥底楼的女厕所,被我当场抓到了。”
    “偷窥!”佐古感到很震惊,甚至怀疑女人口中提到的人,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柴非吗?
    “他好像读高中时就干过这种事,被抓到后进行过处分,然后又去偷窥了。”
    “我从没听说过这种事……”佐古还在震惊中,他没缓过神来,“柴非……会怎么样?”

    “还在警局里调解,估计今天可以回来了。”女人回道。
    此时,佐古似乎理解了女人先前一直盯着他的原因,或许在对方眼里,和一个偷窥狂打交道的人很可能也是个品德败坏的人。
    “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女人看着教学楼底厕所的方向,问道,“柴非之前有跟你提起过一个叫尹宣的女生吗?”
    听到这两个字,佐古的眼睛睁大了:“是在学校底楼厕所里自杀的女生吗?柴非跟我提起过这件事。”
    “不是,我想问你的是……”女人突然转回了视线,“柴非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他见过尹宣?”
    “你说什么?”佐古困惑地眨了眨眼。
    “被抓去警局的时候,柴非说他前几天见到了尹宣……”
    佐古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和女老师的谈话结束后,佐古飞一般地跑回自己的住所。
    他走进卫生间,将头彻底埋进了水中,只想图个清醒。他回想起柴非的脸,他的脸露出古怪的笑容,最后扭曲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张病态的充满偷窥欲的面孔……
    他又想到那个男人的点点滴滴,想到自己之前还问过柴非,如果他有秘密,他会把秘密藏在哪里。
    厕所的……卫生纸……
    想到这里,佐古猛地将脸抬起来,胡乱抓了一块毛巾随便擦干净。
    他看着那卷从柴非那里偷拿回来的卫生纸,恐惧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他的全身。
    一个奇怪而可怕的想法涌进了佐古的大脑里!这卷卫生纸里藏着让他最害怕的东西……
    他开始发疯般地把卫生纸抽了出来,一直拉一直拉……最后,佐古看见,那卷手纸的纸芯上面,竟然写满了字!
    就在最后一句,柴非写道:女厕里有个假扮女人的偷窥狂,他的脸……很像佐古……

    
    五、刀虐
    柴非彻底失踪了。
    这次真的没有人知道柴非去了哪里,据说他从警局出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一周过去了,柴非依旧杳无踪迹。
    佐古的厨房里少了一把刀,细长锋利,才买了不久,那是他唯一的一把刀。现在,他不得不去附近的超市再买一把新的,他知道他的刀丢在了哪里,但是他永远也拿不回来。
    几个月前,他搬到了大学附近的一间出租房,他对那所大学很熟悉,因为他时常在深夜徘徊在那所大学里,后来他认识了柴非。
    大学教学楼底层的女厕所是佐古最常去的地方,他时常看见一个女生,于是对她的模样有点上心。
    但是没过多久,他就亲眼目睹了一件可怕的事,那个被他一直关注的女生,有次深夜在厕所的最后一间,用刀割破了大腿动脉自杀了。他一直不知道那个女生的名字,直到后来柴非提起他才知道,她叫尹宣。
    尹宣死去的后一天晚上,他蹲在女厕所的最后一间。他遇到了一个没有带卫生纸的女生,他从门缝里给隔壁的女生递了张卫生纸。由于他实在好奇隔壁女生的模样,所以递完纸后他忍不住将头凑到了门缝里,想看一看。
    学校永远不会知道,躲在底楼女厕所里偷窥的人,其实有两个,一个是柴非,而另一个人就是佐古。

    每到夜里,佐古都穿着女装溜进女厕所里。他买了跟尹宣一模一样的衣服和一顶假发,晚上,他就扮成她。但佐古没有想到,尹宣居然察觉到了他跟踪她这件事,还把这个信息写在了厕所门上,幸运的是,没有人相信她。不幸的是,她因为这件事死了。
    每到夜里,柴非也躲在厕所里偷窥女生,这件事佐古一直不知道。因为柴非不是躲在厕所地面以上,而是躲在最后一个便池蹲位的下面。
    学校厕所是老式构造,女厕下方有一个长方形空间,正好够一个成年男人横躺进去,由于爬进厕所下方通道的入口最靠近女厕最后一间,因此柴非每次只躲在最后一个蹲位下面。
    他横躺在那里,眼睛透过上面窄短的便池口偷窥入厕的女生,所以不久柴非发现了一个男人冒充女人在女厕偷窥,这个真相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柴非后来说他看到了尹宣,其实只是穿着和尹宣同样衣服的佐古而已。

    他们戏剧性地一起目睹了尹宣的死,那个晚上,大片大片的血流到佐古藏着的隔壁,并且缓缓流下便池的下水道里……
    两个偷窥狂遇上了,还最终发现了对方和真相,没有比这个更加糟糕的事情了。
    柴非认出了每晚去女厕偷窥的人好像是佐古,他把秘密写进了一卷卫生纸里,打算将这卷卫生纸偷偷放进女厕,直到有一天有人将纸用完时,会发现他写在上面的秘密。
    但是让柴非没有想到的是,在行动的当天,他遇到了佐古。两人分开后,他竟然忘记了把那卷卫生纸丢在了哪里。他本来打算重新写一个,但却发生了意外——他被人抓到了……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知道的事情才能真的称之为秘密。所以,当佐古看到卫生纸上的字时,他动了一个念头,他要杀掉柴非。
    那晚,佐古蹲在女厕的最后一间,从警局回来的柴非爬进了便池的通道里。
    佐古带着一把很细很长的刀,他的双眼直勾勾地打量着漆黑的便池口。当他听到下面传来动静时,他把那把刀当成礼物送给了下面的柴非,刀笔直地扔进了通道里。
    下面传来男人的一阵惨叫声,佐古想象着柴非脸上插着一把刀的诡异模样。便池通道里,传来接连不断的混乱声响,时近时远。
    柴非想尽快爬出便池通道求救,但是他不会知道,那个通道的路口在他爬进去时,已经被佐古封死了……

     此故事来源鬼萝莉(www.52luoli.cn),想看更多无广告鬼故事,请搜索鬼萝莉鬼故事,来找到我们







    下一篇:校园灵异之校厕 上一篇:勾魂伞

    本站内容均为虚构,一切内容均为娱乐,请各位看官切莫当真!
    我们要严格遵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抵抗一切封建迷信!引导网民健康向上的生活。

    本站资源来自鬼萝莉站长网络收集,及个人投稿.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请各位遵循相关法律法规,鬼萝莉一切内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如有侵权、后门、不妥请联系站长删除